动视暴雪CEO四面楚歌,千名员工实名要求老板下台,微软索尼补刀

【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报道/如果要评选游戏圈近期最如坐针毡的CEO,首当其冲的一定是鲍比·科蒂克(Bobby Kotick)。这位一手造就了动视暴雪的男人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苦心经营了三十年的游戏帝国,正一步步将自己推向无底深渊。

据外媒报道,由于对其治下丑闻不断的不满,动视暴雪的1000多名员工和承包商已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创始人兼CEO鲍比·科蒂克立刻卸任。与此同时,包括微软Xbox、索尼Play Station在内动视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们也公开发声将重新审视与这家公司的关系。更令鲍比头痛的是,来自政府监管部门的审查也正伸向这家游戏巨头在企业文化方面的灰色地带。

千余员工实名情愿,董事会还能坚持多久?

11月16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份报告,揭露了多项在动视暴雪公司中出现不当行为、性骚扰和性侵犯以及歧视的新指控。其中一项指控直指鲍比·科蒂克,称其曾骚扰和威胁杀死其助手和私人飞机上的一名空乘人员,甚至还包庇了多名被指控存在不当行为的员工。尽管这项指控尚未得到完全证实,但在此前频频传出存在职场丑闻后,动视暴雪的职场文化存在瑕疵已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消息,多位动视暴雪的股东已致函公司董事会,要求科蒂克辞职,并要求董事长布莱恩·凯利(Brian Kelly)和首席独立董事罗伯特·J·莫尔加多(Robert J. Morgado)在年底前宣布退休。

动视暴雪股东SOC投资集团发出的函件

同样不满的还有动视暴雪的员工们。7月底,曾有1500多名动视暴雪员工通过联名信的方式谴责公司对指控其歧视、性骚扰以及“兄弟会”文化的回应。如今,随着《华尔街日报》针对科蒂克本人的指控被披露,员工们的炮口也就更为径直地对准了这位身处漩涡中心的掌门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上千名员工与承包商的请愿书是完全实名的,列举出了每一位签署者的姓名、职务和部门,这也表明了动视暴雪员工在抵制科蒂克这件事上不可撼动的决心。他们在请愿书中表示,已经不再相信科蒂克作为公司CEO所具备的领导力,他在公司运营中的行为和做法已经与员工们对管理层文化和诚信的要求背道而驰,因此他必须卸任CEO一职。

与普通的职业经理人不同,科蒂克是动视暴雪最重要的奠基者。1991年,他联手一群投资人收购了经营不济的Mediagenic,为了帮助公司摆脱债务,他一手领导了大规模重组,并将公司更名为动视。2006年,又是他率先联络法国媒体集团维旺迪,主导了动视与维旺迪游戏的合并,而后者正是暴雪娱乐的拥有者。30年来,动视暴雪的管理层来来去去,唯有他屹立不倒,始终是这艘航母的掌舵者。因此,此番暴雪员工态度如此决绝地要罢免这位帝国的奠基者,放眼整个游戏圈乃至互联网行业,都实属罕见,也令人唏嘘。

面对千夫所指,动视暴雪董事会成了科蒂克最后的靠山。作为对舆论的回应,动视暴雪董事会发布了一则简短的声明,表示即使一小部分股东要求将其免职,该公司仍将继续支持科蒂克,也仍然对其领导力、承诺和实现相关目标的能力充满信心。

微软索尼皆“背刺”,内忧外患挑战重重

由于目前签署相关函件或请愿书的股东、员工和承包商所拥有的动视暴雪股本不足1%,科蒂克尚且可以凭借董事会的信任无视来自公司内部的反对浪潮。但在公司外部,从合作伙伴到监管部门,施加给科蒂克的压力也正越来越令其窒息。

据彭博社报道,索尼互动娱乐总裁兼代表董事、Play Station业务的掌门人吉姆·瑞恩(Jim Rayn)在发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对于动视暴雪的有关情况“深感震惊”,并指出动视暴雪“在解决根深蒂固的歧视和骚扰文化方面做得还不够”。同时,他也表示已经联系了动视暴雪以表达索尼互娱的深切关注,并询问该公司计划如何解决其提出的主张:“我们不相信动视暴雪的声明正确地解决了其存在的问题”。

无独有偶,微软Xbox业务CEO菲尔·斯宾塞(Phil Spencer)也在昨日通过邮件向员工表示,公司正在评估与动视暴雪之间的关系。Xbox的领导团队对于动视暴雪公司内部所发生的可怕事件和行为“感到困扰且深为不安”。

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两大主机平台拥有者,微软和索尼的这番表态对于深陷丑闻的动视暴雪来说无疑具有极强的杀伤力,一旦失去这两家平台的支持,公司自身的游戏业务必然会遭到毁灭性打击。

与此同时,来自政府监管部门的压力也是科蒂克不得不直面的长期挑战。事实上,如今的内忧外患正是始于一场政府公诉。7月底,加州政府以“对女性员工在职场遭受不平等报酬和性骚扰文化”为由,对动视暴雪提起公诉,也由此拉开了这场风波的序幕。与董事会最新声明坚决支持科蒂克一样,当时动视暴雪的反应也是“强烈反击”,认为加州政府部门的控诉“可耻且不专业”,并称其是“不负责任的国家官僚”。

正是由于这种“拒不承认”的态度,使得动视暴雪的管理层成为公司内外的众矢之的。而在管理层内部,也出现了裂痕。今年8月刚就任暴雪娱乐联合负责人的Jen Oneal在任职仅三个月后便于本月初宣布离任,理由是她的薪酬低于和她一同出任联合负责人的男性领导人Mike Ybarra。Jen Oneal也用“闪辞”向外界证实了动视暴雪内部并不像其一直以来对外宣称的那样公平和谐。

育碧不是第一个,动视暴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纵观动视暴雪丑闻发酵的全过程,人们会很自然地联想到2020年,同样是在7月所爆发的育碧性骚扰丑闻。这场始于对《细胞分裂》系列创意总监Maxime Beland性骚扰指控的调查以后者的主动辞职告一段落,却又开启了一场波及范围更广的“整风”运动,包括育碧加拿大工作室总经理Yannis Mallat、全球人力资源主管Cécile Cornet和首席创意官Serge Hascoét在内的多名高管在短短两周内的时间里相继因性骚扰丑闻从育碧离职,也给予了外界强烈的冲击。

事实上,即使将范围缩小到游戏圈,育碧也不是第一个爆发这类丑闻的游戏巨头,动视暴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爆发这类丑闻的游戏巨头。在游戏行业人才争夺愈发激烈的背景下,“任人唯能”已成为越来越多企业在人才任用时的首要标准,由此也导致许多高举“自由”大旗的公司忽视了对企业文化建设的重视,不良风气也在上至管理层、下至基层员工的职场中散播。

为纠正这样的不良风气,动视暴雪员工组成了一个名为ABK Alliance的团体,在积极呼吁科蒂克下台并要求公司采用由员工选择的机构来执行针对内部的第三方审查的同时,这个团体也致力于促进公司办公室文化发生积极的改变,使之更为公平、有序、安全。这也是当一家公司无法自上而下进行主动纠错时,必然出现的自下而上的自我修正。

自11月3日Jen Oneal宣布离职以来,动视暴雪的股价开始断崖式下滑,截至昨日美股收盘,动视暴雪股价单月跌幅已接近20%。毫无疑问,这场丑闻已经给全行业敲响了一记警钟——如果不重视企业文化建设,纵容灰色职场文化的发展,任何一家看上去坚不可摧的行业巨擘都会在内忧外患中变得弱不禁风,一味追求眼前利益而忽视对全局的统筹协调,只会损失更大的利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