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题材游戏如何出彩?《王牌班主任》的差异化突围

报道/独立游戏是游戏爱好者的应许之地,只要创意够劲、点子有趣,最有才华的一批开发者,总能在这片土地上收获鲜花和掌声。2018年是公认的独立游戏大年,这一年,《太吾绘卷》《中国式家长》等佳作频出。

得到社会主流舆论的认可,让外界对于研发团队的后续动作,更多了几分好奇。近期,《中国式家长》主创之一刘祯浩成立的新团队“您真内向工作室”,发布新作《王牌班主任》,便引发大量关注。

没有坏学生,只有差老师

在题材上,《王牌班主任》延续了以诙谐口吻进行宏大叙事的巧思,保持对教育主题的持续关注。但和之前从豆瓣流行原生家庭话题获取灵感的思路不同,《王牌班主任》把视角从父母,转向了另一个全民熟知的角色——教师。

游戏中,玩家将扮演“班主任”,这个许多人一生都难忘的角色,以迎接中考为目标,对班级进行管理,引导班级走向,以及学生的具体成长,最终迎来多个截然不同的结局。

是的,《王牌班主任》中,玩家将站在一个控制力更强的位置,更深入地体验教育系统的运转,实际去践行“没有坏学生,只有差老师”这句教育箴言是否颠扑不破。

教育与我们所有人息息相关,它同时也是文艺界经久不衰的热门话题。就电影而言,无论是温馨向的《放牛班的春天》、启蒙向的《死亡诗社》、抑或是搞怪向的《百变星君》,都以自己的方式,进行了教育问题的思索和探讨。一名好老师,影响几十名学生的一生的故事,总是让人们津津乐道。

《王牌班主任》不说是游戏讨论教育的先锋,但的确以独特的视角、强烈的共鸣,引发了玩家的关注。

以游戏作为载体,让《王牌班主任》相对影视拥有了一些特别的优势。如多个结局的设计,一方面,多个结局是出于真实度的考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增强可玩性,给予了玩家自己探索更多留白的能力。它同时赋予了多样化的追求目标,让已经习惯商业游戏大量内容冲击玩家,愿意一遍遍在游戏中寻找更多可能性。

同时,玩家还将面对各式各样的突发事件,它们有的事出有因、有的则十分无厘头,但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真实。

换位思考一下,教育关系可以不紧张

游戏当中,玩家不单纯是要面临提升学生学业能力的挑战,还将面对各种因素的干扰,包括课间打瞌睡、追星等。

有趣的是,这些突发事件,曾经也是大多数人求学时期的日常。只不过,历经多年后故事重温,但早已角色互换,玩家自己反而成了“旁观者”。也正因如此,《王牌班主任》除了给予玩家差异化视角的新鲜感,同时也能帮助玩家换位思考,站在老师的位置看待问题,去理解教育者的良苦用心,这也是人民日报评论所提到的绵延社会价值的体现。

曾经的学生可以站在老师的角度回味从前,现在的老师能不能站在学生的视角审视当下呢?答案同样是可以,作为一款写实向作品,《王牌班主任》没有特意美化教育者形象,而是以近乎平铺直叙的方式,将教师需要做的日常工作,解构成一个个游戏玩法,以更“魔幻”的形式呈现。

比如家长会玩法部分,家长与父母因孩子成绩不好,相互甩锅的对决,既让人大呼有趣、也不会感到夸张,可以说笑中带泪。此时,细心的玩家会注意到,孩子作为受教育的主体,存在感反而消失了。

这其实体现了主创刘祯浩对于人际关系的思考,在一次采访中他提到,国人对于人与人之间的边界认知很模糊,“孩子总是被当成父母的财产,而不是将他当作一个平等的个体来对待”。借助游戏,家长和教师都拥有了一次反思的契机,不是反思自己推卸责任的丑态,而是反思对于孩子关注度的缺失。

在这一过程中,《王牌班主任》没有扮演审判者的角色,去指摘家长、老师或孩子任一方,从趣味性玩法可以看出,《王牌班主任》至始至终都是轻松的,它对于自身的定位十分明确,在带给用户足够的娱乐体验同时,往前踏一小步,促进教育关系中亲子、师生之间的交流和理解。在看来,这也正是《王牌班主任》创作的初衷。

笑过之后的思考,游戏绵延社会价值

换言之,《王牌班主任》最巧妙之处在于,它借助游戏这一普及又有趣的形式和载体,寓教于乐地向玩家传达了自己的理念,推动人们在潜移默化中的相互理解,而非单纯的说教。

有趣外在覆盖的玩法之下,《王牌班主任》一阵见血地表现现实,但又削弱了现实的残酷度,让人们更愿意直面并思考解决方案。比如除了家长会对决玩法,探讨的教育责任问题,《王牌班主任》还制作了“撒谎的裁判”小游戏,将严肃的作弊问题,包装在流行的网络梗之下,引发人们对于考试诚信问题的关注。

同样,《王牌班主任》汇聚了大量的网络流行梗,隐藏在授课、辩论等玩法之中,可谓无处不在,并不时冒出令玩家会心一笑。如在 “老罗”和“佳琪”谁带货能力强的辩论对抗中,能看到“交个朋友”、“不粘锅”等贴近当下的事件,也能在每周热搜榜上,见到“”反正都没我有钱、“哥们嫂子”的虎狼之词。

这些梗目的并非完全在于博人一笑,前者其实通过流行商业事件体现孩子对于时事的认知,后者则是当下公共新闻对于孩子价值观的冲击。

《王牌班主任》还擅长以小见大,通过夸张表现在孩子周围的补课、早恋以及学区房话题,白描现实存在的溜须拍马、青年教师找对象难等话题,剥去教育者即神圣的光环,让神圣回归教育事业本身。更多时候,《王牌班主任》并不止步于成为纯粹的娱乐品,而是以唱K、后窗窥视等玩法表现,结合当代大众文化中的平视权威、解构崇高的趋向,激发玩家怀旧情绪的同时,做进一步深入讨论。

所以在游戏中,学生指标是多维度的,不仅仅有各学科的成绩,还有各自的专长、爱好,游戏鼓励玩家去发掘学生隐藏在成绩背后的才能和志向,这也透露了游戏隐藏在应试之下的真实主题:培养学生成才。而这一成才概念因人而异,可以学业优秀、考上清华,也可以载歌载舞,成为一名独特、快乐的人。

结语

与商业游戏相比,独立游戏最大、或许也是唯一的优势,莫过于创意。《王牌班主任》的创意便是真实,一份被诙谐、幽默所包裹的真实。它同时将视角抬升,去讨论教育这一宏大的命题,或许,《王牌班主任》没办法给我们答案,但却能够引发我们思考,思考教育究竟是培养赚钱机器、父母的附属品,抑或是一名独立、正直、智慧的人。

因此,在看似不正经的幽默之下,《王牌班主任》意外是一款相当严肃的现实主义题材游戏,如同包裹着糖衣的良药,值得我们所有人细细品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