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被罚,反垄断真会关注游戏业5:5分成比问题么?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来源:Pixabay

 报道/最近两天,互联网圈最热的话题是什么?当然是备受社会关注的阿里巴巴集团垄断案有了处理结果,这是互联网行业从业者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了国家主管部门对平台经济有多么关注、对反垄断问题下手有多么重。

4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作出行政处罚,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19年销售额4%计182.28亿元巨额罚款。

《人民日报》表示:此次处罚,是监管部门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具体举措,是对平台企业违法违规行为的有效规范,并不意味着否定平台经济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重要作用,并不意味着国家支持平台经济发展的态度有所改变,而是要坚持发展和规范并重,把握平台经济发展规律,建立健全平台经济治理体系,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虽然从口径上,官媒、以及主管部门给平台企业留了面子、还是肯定了平台经济的先进性,但针对垄断性巨头的管控已步入常态化管理的阶段,这给每一个栖息于平台之上、被流量巨头裹挟的商家和开发者留有了生存的尊严。

阿里是第一个,反垄断会轮到游戏业么?

阿里第一个被罚,谁会是下一个?

游戏人当然希望主管部门注意到困扰中国游戏业的5:5平台高抽成问题,但反垄断的剧本真会这么演么?

在阿里的巨额罚单开出后,国内互联网圈瞬间沸腾,腾讯、字节、美团等巨头都是猜测的下一个对象,但也有投资圈人士说他们问题不大,而这两天互联网圈有胆、也不怕牵涉其中的大佬们开始主动发声。

最积极的当属58同城的董事长姚劲波,其主动声讨贝壳,称房地产领域有更明显的二选一,强烈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4%的标准)。

与隔壁行业老板们不怕事大的主动引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长期身处水深火热的Android 5:5分成比的游戏业,却没人吱声。

更为诡异的是,上周在人民日报社还开了一场“中国移动游戏行业开放合作大会”,游戏业各大应用商店负责人悉数到场的情况下,会议举办的却十分平静、祥和,丝毫没有展现出当下游戏企业对渠道5:5分成的不满,一群大佬们各说各话、聊了个寂寞,让关注此次会议的游戏从业者多少有些失望。

组织会议当然不易,也必须指出、这场大会客观存在渠道代表职级有限、没有授权谈分成比的问题,但为广大游戏企业的长期利益、和行业的未来发展,公开聊下各方对分成比调整的期望值,就这么难么?

观察之下,从《原神》《万国觉醒》等上海实力企业挑头跳开渠道、腾讯网易高管直接发声、2021年元旦腾讯与华为以“下架”为代价的彻底摊牌,再到如今分成比问题陷入胶着,游戏从业者的心态,经历了从看到希望、到引爆、再到逐步冷静的过程,反应了游戏人的善良、甚至幼稚。

眼下商店们依旧采取按兵不动的方式,“冷处理”游戏企业的呼声,即使反垄断问题已上升到国家意志的层面,5:5分成比依旧纹丝不动,“守擂”的渠道们似乎认定了谈分成比就是少数企业、少数人才有资格的事。

在冷处理游戏公司的同时,另一方面,渠道们也不愿意公开谈论他们的利益诉求,游戏公司与商店们显然有各自的立场,商店也有他们所担忧的问题,但直接公开对话的管道没有人愿意架设。

那么,事关游戏企业重大利益的分成比调整就这么陷入僵局了么?非要等到反垄断部门注意到游戏业才行么?

关系国内游戏业发展的分成比问题,为何不能有协商途径?

同样也是上周,游戏人却见证了影视圈从业者的另一番表现。

4月9日,53家影视公司、5家视频平台及15家影视行业协会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将对网络上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在这份为行业企业争取合法权益的声明中,签名单位不仅有大量影视公司、内容平台,还出现了众多代表行业利益的官方协会组织,这份声明的出炉,反应了中国产业界的进步、以及内容创作者的团结。

同为内容创作者,游戏人当然在精神上支持影视圈从业者的这份声明。但可惜的是,游戏业产值是影视业数倍、贡献了更多的税收和就业,甚至还在积极为整个大文创产业输血,但至今为止,游戏业没有出现团结一致、要求渠道与游戏企业公开协商分成比的正式举措。

不知道游戏业什么时候才会出现有效的协商管道,但考虑到市场监管、尤其是反垄断未必会一直关注平台经济,笔者认为这个谈判的窗口期也是有时限的,游戏企业有必要向协会组织、以及主管部门及时反馈要求调整分成比的诉求,由主管部门来组织与渠道的正式协商。

虽然阿里接到反垄断罚单后,阿里回应:诚恳接受,坚决服从。但从整个过程来看,阿里在领到罚单前、并没有主动调整经营措施的情况,同理也可以推论至游戏业,从这点看,善良的游戏人不应再对渠道主动调整分成比抱有幻想,讲再多大道理、还不如业内企业真正积极去争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