骏梦莫夏芸-骏梦转型做CP 加大手游投入

报道 / 12月22日,“GAMELOOK游戏开放日”活动在上海浦东嘉里中心正式举办,此次活动由、广发证劵主办、CWAN协办,也是今年最后一场年度行业交流的盛会,上海开放日邀请了墨麟集团董事长陈默、《大闹天宫Ol》制作人谌维、游族董事长林奇、游族《女神联盟》制作人张雷等行业知名人士就“2014页游X手游“这一话题进行研讨,开放日当天汇集了国内100多家投资银行、证券公司的专业分析师投资经理,以及200余位国内游戏业各公司的代表参加。

在活动现场,骏梦游戏海外事业部总经理莫夏芸在现场对骏梦2013年一年的发展做了介绍,《新仙剑》在台湾市场同时线达2.5万人,月流水超过5000万台币,已成为台湾市场最成功的中国页游产品。2013年骏梦在新加坡成立了第一个海外公司,尝试做自主运营。同时,骏梦决定明年在页游这块,我们会总体地转型做产品的研发商,做CP,同时加大了手游这块的投入,目前骏梦手游研发人员占总体人员的三分之一,到明年会调整到二分之一。

以下是莫夏芸现场演讲实录:

莫夏芸:大家下午好,感谢GAMELOOK的邀请,也非常感谢大家在星期天的下午抽空来这边参加这样一个论坛。

今天的主题是“页游X手游高峰论坛”。大家坐在这里目的是为了探讨2013年的页游市场,以及页游市场进军手机游戏市场。我们觉得这个主题很有意思,因为最近骏梦被大家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骏梦是不是转型做手游厂商了。我们觉得回答这个问题不能用简单的是与否来回答。因为骏梦2009年我们成立的时候,实际上我们90%以上的研发人员他们都是来自于端游的,且他们在端游至少从业了5年以上,但是骏梦在成立的时候,所有人一致决定我们主要的业务是做页游和手游的研发和运营。为什么不选择自己最擅长的端游作为自己的起点?我们看一下过去四年骏梦做的事情。

2009年我们推出了第一款页游的产品《小小忍者》,这款产品只用了8个月开发就上线,但是在过去的三年它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累积全球我们发行了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大陆在上线的第一个星期就达到10万人在线,我们单月的到账收入超过2000万。这对于第一次进入页游市场的一个团队,第一个产品达到这样一个成绩,业界当时是非常惊讶的。

骏梦推出的第二款游戏《萌三国》又是另外一个类型,是一款社交游戏,这款游戏一推出我们就决定在腾讯上面独家运营,截止到目前这款游戏在腾讯平台累积了超过5000万的注册用户,日活跃最高突破150万人。今天它依然是腾讯社区游戏前十名里面的佼佼者。

今年我们推出了《新仙剑》,它是一款3D的页游产品,而且使用的是业界非常有争议的Unity3D的技术,整个业界对《新仙剑》的期待是希望它能把U3D的插件普及。更加突出的是它在台湾市场的成绩,9月份我们在台湾市场同时线25000人,一个月的流水超过5000万台币。《新仙剑》是在台湾市场上最成功的中国的页游产品。

12月份我们推出了第一款手机游戏《指上谈兵》,这个产品我们是和中手游合作的,它上线两周,在App上最好的排名是付费榜的第二名,同时这款游戏在360手机助手是第三名,全平台每天的下载量达30万次。

我们从哪里开始其实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市场一直在变化,产品的类型也一直在变化,我们从来不认为我们是一家页游公司或者是一家端游公司,或者是手游公司。从哪里开始不是最重要的,我们是拥抱变化的,这是我讲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可能很多人听到这里会问,那么骏梦坚持的是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觉得跟骏梦对行业趋势的看法是息息相关的。就像我刚才讲到早期骏梦的团队90%以上是做端游的,或者是有端游研发和运营经验的。做端游的人都很明白,端游人的情结是什么?我想问一下在座的各位?

我在这里说一下骏梦人对端游的情结,做端游的人都明白端游成功的目标不是收入,而是在线。做任何一款端游大家关注的KPI是这款游戏的在线人数是多少。所有做端游的人都有做《魔兽世界》的梦想。我们看到最近《剑灵》的新闻,在线人数破百万,所有人都鼓舞,因为大家认为端游不行了,但居然这款新端游做到百万人在线。

页游市场大家衡量游戏的标准是什么?刚才有很多的数据,我觉得所有的数据都指向一个结果,就是钱。页游的核心就是数据,如果一款页游单个服务器你在7天不能赚到7万块钱,我们把这个页游称之为失败的页游。如果你在一周之内不能回收掉这7万块钱,可能没有平台愿意给你开联运,这个游戏也就失败了。

端游是在线,页游是收入,因为标准不一样,形式上面也有各自的风格。骏梦在这样一个状况下,是非常艰难地做自己的坚持。我们的CEO许斌一直在公司里面说一句话,我们是用端游的方法在做页游。今年《新仙剑》宣传语只有一句话“千锤百炼只为《新仙剑》”。因为这款游戏整整做了四年,一款页游做四年这在业界几乎是不可想象的。骏梦做游戏的态度是再三琢磨之后还要再三琢磨,这个态度我们认为是对的,必须坚持精品的策略。

今天我们看骏梦所有的产品,你几乎很难看到它上一款产品和下一款产品之间是可以复制的,因为每一款产品都有自己的特点,这是骏梦擅长的事,做精品游戏。但是在页游的运营上面不能这样,页游的运营完全是数据说话的。我们也很难看到页游像端游那样去做炒作,我们尝试在页游运营中投入很大的精力去做PR,但是实际的效果并没有那么好。

今年骏梦做了一个大的战略决策,也是基于这里面的一些结果,我们做了一个决策,是骏梦明年在页游这块,我们会总体地转型做产品的研发商,做CP。这块我们相信是我们最擅长的事也是市场最期待的事。

今年我们还做了一个比较大的调整是加大了手游这块的投入,骏梦目前有500名研发人员,截止到这个月手机游戏的研发人员占到我们总体人员的三分之一,到明年我们逐步会把这个比例调整到二分之一。

在市场、渠道分发这块,我们认为手游和端游操作的手法是很类似的,尤其是我们看到盛大的《百万亚瑟王》这样一看手游,是完全以端游的手法操作运营,还没有上线的时候在它的官网上累积了80多万的预约,即使我们打个折也有十几万的预约,在页游你很难看到在产品没有上线有几十万、上百万的预约,在手游这块我们认为骏梦是有机会的。

同时我们认为在手机游戏领域IP会很重要,《秦时明月》是我们合作的IP产品中非常成功的游戏。这个游戏在它的粉丝群当中影响非常大,我们认为它在手游推广未来会有更大的价值。我们也投资了他们一部3D的动画电影,计划会在今年年末明年年初上线,届时大家会感受到电影加上IP加上手游对整体推进的表现。

页游市场也会这样,前几年山寨的产品越来越让消费者讨厌。它也跟我们的现实环境是一样的,我们以前追求GDP不断建工厂,现在每个人都很讨厌雾霾的天气,所以说我们认为在原创IP这块,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和在座的各位都意识到,如果我们不停止这样的状态,最终也会让行业这样,让我们自己都会感到窒息。骏梦并不是说要树一个很大的标杆,这是我们认为能倡导能做的事情,我们希望从自己做起。

最后谈一下海外,很多人认为中国的游戏走向海外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我们认为这个问题是一个伪命题,首先远的不说,先说去年和今年的例子。去年有一首歌非常有名《江南Style》是100%韩语唱的,但是在全球的市场上取得成功。那如果大家说这是一个偶然的例子,那么我可以跟大家说,今年还有一首歌比它还要火,叫《FOX》,是北欧的小团队做的,可以听到狐狸是怎么叫的。所以我们认为游戏和音乐是一样的,只要有好的玩法它是可以走向全球化的。

《新仙剑》完全中国风的产品,在亚洲市场已经取得非常好的成绩,我们在明年的第一季度将会登陆俄罗斯的市场。当时我跟俄罗斯的发行商讨论的时候,我说俄罗斯会不会接受这样的产品?他说这样的风格和画面是符合俄罗斯市场对中国风接受的程度的,这也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

2013年我们还做了一个尝试,我们在新加坡成立了骏梦的第一个海外公司,这也是继自主授权以外,骏梦做的一个新的尝试做自主运营。我们是以非常开放的心态进入自主运营的领域,我们不仅做自己的产品也代理其他开发公司开发的产品。

2014年我们还会大力拓展海外的移动市场,其实现在海外的移动市场是一个蓝海,我这边有一个AC尼尔森最新的数据,以马来西亚为例,马来西亚的手机普及率是80%,中国大陆是70%,但是马来西亚愿意在手机游戏付费100元/月的用户只有7%,中国的用户我们达到30%。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手机游戏既然在中国市场有这样一个繁荣的景象,刚才说国内今年手游收入数据是100亿,我们相信在海外的市场一定会比这个数字更大。

以上就是我们对于页游和手游未来趋势的看法。

最后作一下总结,2013年注定是要和“梦想”这个词结合在一起。今年年初的时候《南方周末》写了文章《中国梦、宪政梦》,这个话题很有争议,也开始了中国人对中国梦的追求,什么是梦想?我们认为梦想就是可以抵制住诱惑,可以坚持去做的事情。骏梦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也希望在座的同行和我们一起为这个产业的繁荣,为这个产业的健康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